本篇文章1181字,讀完約3分鐘

高粱穗去籽后,余下的高粱穗帶桿截下約一尺長,用線繩緊緊扎起來,一把掃鍋臺或者刷鍋的‘把子’就做成了,既簡單又環保,成了國內大多高粱產地的群眾居家必需品。但就這么一個簡簡單單的“把子”,在鹿邑卻有著一個不同的稱呼與傳說。

早些年,鹿邑人幾乎家家戶戶都擁有幾個‘把子’,有的拿來洗鍋洗碗,有的拿來打掃灶臺,還有的拿來打掃床鋪,成了豫東一帶群眾日常生活的必需品了。但是在豫東這一塊,‘把子’卻叫‘道把子’,這又是怎么回事呢?

傳說在2500多年前,沿著渦河一帶群眾借助得天獨厚的水資源優勢,已經開始大面積種植高粱了,說來也怪,在渦河沿岸種植的高粱軟糯甜香,做成飯團食用美味無比,還有的群眾就把甜香的高粱發酵試著釀酒,釀出來的酒也是香甜醇厚無比。于是種植高粱成了家家戶戶的主要農作物之一。

以前的高粱把籽打下來食用或者釀酒,高粱桿就用來燒火做飯了,也不知具體是哪一年,鹿邑(時稱苦縣)人李耳在明道宮講學,眾弟子圍成一圈席地而坐,時值秋冬交替天氣逐漸轉涼,李耳看在眼里急在心頭,當晚就連夜用高粱桿編織成‘箔’,用來眾弟子聽課時坐在上面,既綿軟又溫暖。后來李耳帶著眾弟子又把高粱桿的表皮剝下來,用高粱‘篾’做成更加輕便的‘席’子。攜帶與使用起來也就更方便了,周邊群眾紛紛效仿,鹿邑(苦縣)制作的高粱席一時成為緊俏風靡之物品,達官貴人競相購買,能到手一張鹿邑(苦縣)產的地道的高粱席,成了達官貴人炫耀的資本,尤其在舉行宴席間,中間主要客人位置必須放置一張來自鹿邑(苦縣)產的‘席’,其他位置可以以‘箔’替之,唯獨主位必須用‘席’,就這樣一直流傳下來,至今人們還是把處在主要位置的人稱之為‘主席’。

閑置的高粱桿做成了‘箔’或者‘席’,而剪下來的高粱穗經李耳妙手做成了‘把子’。標準‘把子’長度約八寸,使用十二根高粱穗捆扎而成。當地群眾為紀念道教鼻祖李耳發明‘把子’,就將其稱為‘道把子’,又稱‘刀把子’。群眾開玩笑說,自己攥著‘刀把子’,誰也不害怕。

后來李耳悟道成仙,當地群眾日常使用的‘道把子’就更加神奇起來。每逢農歷二月十五明道宮、太清宮廟會,人們紛紛來廟會購置‘道把子’,一個個‘道把子’上捆扎著的黃絲帶顯示著來自道教發源地的‘道把子’與其他普通‘把子’的截然不同。當地人有首民謠:明道宮祈福后,道把子必須購,一把保你保你全家平安,兩把保你事業有成,三把掃除橫禍病災,四把清除攔道奸佞小人,五把孩子金榜題名,六把生意財源亨通,七把老人福壽綿長,八把孩童身體健康,九把帶回家,鄰里和諧笑哈哈。

經過千百年的改進,如今的‘道把子’已經不僅僅在日常生活中發揮著清掃、清潔、洗涮的作用,而且已經成為來老子故里必帶的伴手禮之一。親朋好友相互贈送來自老子故里的‘道把子’,互送著那份祝福與平安......而產自渦河兩岸的高粱,也走進了釀酒名鎮--茅臺鎮,每年秋季來自茅臺鎮的廠家蜂擁而至競相出價訂購鹿邑的優質高粱拉回去釀酒,據說,只有產自渦河兩岸的高粱,釀出來的酒才更香醇。(于新豪)